今天是

市外办“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报道”专栏——学习借鉴国际友城 新时代走在最前列(二)

信息来源:     信息提供日期:2018-12-03 09:30:00

    2018年12月3日,市外办与深圳特区报共同策划组织“学习借鉴国际友城 新时代走在最前列”大型报道活动,今期报道爱丁堡:创新创意中孕育“欧洲数据之都”。

爱丁堡:创新创意中孕育“欧洲数据之都”

爱丁堡将打造成“欧洲数据之都”。

“创意爱丁堡”颁奖典礼上,获奖团队上台领奖,向大家表示感谢。

  从伦敦乘坐“欧洲之星”一路向北,本报采访团队经过4个多小时的路程,抵达苏格兰的首府,深圳友城爱丁堡。果然,J.K罗琳笔下魔幻古堡的景致无处不在。然而,这里不止是浓浓的创意文化与文学气息,你还可以找到英国最领先的超级计算中心和最多的医学数据共享研究机构。从一座古城堡随时穿越到风格前卫的创新中心,遍布整座城市的“爱丁堡大学”印记不禁让人感叹:城市与大学交融不止于空间层面,在战略规划与创新生态的形成过程中亦是如此。瞄准“欧洲数据之都”的爱丁堡,正在开启一个以数据驱动创新的伟大计划。

  “创意爱丁堡”:连接一切关于创意的机遇

  在爱丁堡采访当晚,恰逢当地“年度创意颁奖”典礼,现场颁发了从最佳创意奖到城市创意奖,从领导力奖到初创奖……“创意爱丁堡(Creative Edinburgh)”以创意产业的不同视角设立了不同奖项,让人目不暇接,大开眼界。作为爱丁堡最大的文化创意产业联盟,“创意爱丁堡”连接起英国和海外专业人士以及企业所有“创意”。 其总监亚斯明·塞尔曼告诉记者,对于从事创意产业和创意技术的初创企业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机构。 从偏重艺术领域的音乐、舞蹈、文学、影视到聚焦科技的软件、数字媒体和电脑游戏还有细分的设计领域,都有强大的资源库。他们定期组织沙龙活动和头脑风暴,为成员们提供免费的专业辅导和法律服务,对接世界各地创意机构和企业。

  2015年,深圳和爱丁堡互设“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孵化中心”,“深圳中心”就位于“创意爱丁堡”,累计入驻企业已有14家。作为友城合作的推动者和见证者,爱丁堡大学助理校长、苏格兰孔子学院院长娜塔莎教授的名片上,印有一个十分中国化的名字——费南山。她表示,“爱丁堡拥有世界三大艺术节之一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还有很多电影、音乐等创意活动。如今爱丁堡也在利用数字媒体技术对很多经典艺术作品进行创新,她认为爱丁堡和深圳之间在探索艺术与科技融合等方面大有可为。”

  “爱丁堡创新”:为大学与城市创造影响力

  走在爱丁堡这座古城,问爱丁堡大学在哪里,土生土长的苏格兰人,肯定会一脸讪笑,就像你身处爱丁堡还询问爱丁堡在哪里。爱丁堡大学的各个学院,几乎遍布城市的不同角落,爱丁堡就坐落在一个美丽的大学校园中。 去年排名全球第18位的爱丁堡大学,在校师生总数超过5万人,而整个城市人口50多万,城市与大学交融不止于地理空间层面,在战略规划与创新生态的形成过程中亦是如此。

  在爱丁堡采访,记者与爱丁堡创新(Edinburgh Innovation)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戈登·唐纳德深度交流。“我们只有一个股东,就是爱丁堡大学。本质上,我们把科学技术从实验室带到现实世界,技术转移是其中一方面,同时也代表爱丁堡为大学为城市产业服务,包括技术研发、咨询、孵化、培训以及财务资助。我们在产业方面与外部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对内拥有强大的学术团队,学者们代表爱丁堡大学最前沿的视野。”

  成立于2011年的“爱丁堡创新”本身就是构建创新生态系统的一种新尝试,正如唐纳德多次提到:“我们不是一家普通的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核心目标为爱丁堡大学创造影响力,从而创造新技能、新公司、新产品、新服务,最终为爱丁堡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和城市财富。”

  “欧洲数据之都”:以数据驱动创新的城市战略

  爱丁堡是一座信息数据技术在整个欧洲保持领先的“大学城”。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爱丁堡早在2006年开始关注数字产业,今年8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爱丁堡大学签署了一项价值13亿英镑的城市协议,其中有3亿英镑专门投入数据创新计划,其中包括建设5个相关的创新中心,将爱丁堡打造成“欧洲数据之都”。

  唐纳德表示,爱丁堡最新的城市战略就是建设“欧洲数据之都”,今后“爱丁堡创新”也将根据大学的研究重点开拓数据驱动相关的项目。 正如罗斯市长所言,大学是创新灵感的集结地,爱丁堡成功的关键之一是爱丁堡大学强大的研究和创新能力,以及像“爱丁堡创新”这样将知识产权成功商业化的机构。他们将该研究成果通过签发技术许可给从大学产生的初创企业和衍生公司,“创新灵感的激发与产业转化是两个不可分割的关键环节。”

  今年9月,作为五大创新中心之一的爱丁堡大学 “贝叶斯中心(Bayes Center)”成立。“贝叶斯”源于毕业于爱丁堡大学的英国数学家托马斯·贝叶斯,他被公认为机器学习的创始人。仅从取名便可知道,该中心在数据和人工智能创新道路上被寄予厚望,它将通过研究人员和工业界数据分析师约600名专家合作,把研发团队嵌入大学环境中,从医疗保健数据中识别趋势以改善疾病管理,分析交通数据以改善运输……从而帮助公共部门和企业改进产品和服务。

  爱丁堡市市长弗兰克·罗斯接受专访:“深爱”携手 “创意”可期

  “爱丁堡就是这座城市的代名词,来自世界各地的‘爱丁堡人’也在为这座城市代言。”爱丁堡市长弗兰克·罗斯对其城市的热爱渗透在他精彩描述的字里行间。神秘的古堡、炫目的艺术节,还有近年来诞生的众多独角兽企业……一幅幅画面,清晰地显现在世界面前。作为市长的罗斯曾经多次访问过深圳,在他看来,今天的城市必须主动走向世界寻找机遇,而深圳与爱丁堡互设创意产业孵化器正是主动“走出去”寻找“朋友”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案例。

爱丁堡市长弗兰克·罗斯接受专访。

爱丁堡大学在1899年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学生会专属大楼Teviot Building。

    主动走向世界发现新“朋友”

  “爱丁堡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第一个文学之城,很多建筑入选世界遗产。爱丁堡也是世界最大的艺术节诞生地,欧洲最大的电影发源地,很多风靡好莱坞的欧洲大片出自爱丁堡,”说起这些成就,罗斯坦言,这得归功于 25%的英国创意人才都聚集在爱丁堡。

  无创意,不生活。创意文化几乎成为爱丁堡人的一种生活方式,罗斯特别提到了坐落在爱丁堡最大的孵化器Codebase 的“创意爱丁堡”这一机构,“这也是建立深圳·爱丁堡国际创意产业孵化中心最初萌发的地方,友城创意合作在一个富有历史感的建筑里开始了。”深圳、爱丁堡这对友城,因为创意产业而更加紧密联系。采访中,不少人将两座城市亲切地简称为“深爱”。“深爱”携手,创意可期。

  说起与深圳的合作,罗斯深有感触地说,“如今我们身处充满竞争的世界,这个世界不会主动走向你,而是你主动走向世界,寻找朋友建立联系开展合作,来自世界不同领域的人到爱丁堡都希望拥有自己成功的新定位。”作为市长,罗斯以及不同公共部门的任务就是发现新的合作伙伴并建立联系,深圳与爱丁堡互设创意产业孵化器就是主动“走出去”寻找“朋友”实现共同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案例。

  基于传统优势发展新兴金融业

  “爱丁堡是英国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金融中心,爱丁堡创造了整个英国约13%的金融工作岗位,聚焦到保险领域,这个比例高达25%,所以,爱丁堡拥有高素质的金融专业人才。” 尽管如此,爱丁堡仍然面临着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如何与伦敦实现差异化发展?罗斯分析表示,爱丁堡更多是基于英国的特征去发展。 作为苏格兰皇家银行等众多英国传统银行的发源地,爱丁堡正在吸引新兴金融产业的聚集。今年9月,欧洲首个区块链专用研究设施也是世界上首个区块链身份实验室Blockpass(BIL)在爱丁堡启动,专注于探索区块链技术在线保护个人数据的方式,爱丁堡成为区块链创新研究的热土。

  “对于目前兴起的金融科技和区块链领域,爱丁堡有一个信息科学学会,很多世界级的研究报告出自这个学会。 ”罗斯告诉记者,爱丁堡在金融科技领域已经奠定了全球领先的地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爱丁堡拥有英国第一个数字化再培训公司,为投身金融科技领域的人士提供专业培训,为这一产业输送更多人才。

  文化绿洲中萌发科技的种子

  很多人知道爱丁堡,是因为J·K罗琳在这里获得灵感,创作了风靡世界的哈利·波特系列。神秘的古堡、浓厚的文学氛围、丰富多彩的节日,一幅幅像被哈利·波特施了魔法一样的画面……罗斯对于爱丁堡城市形象感到自豪,在谈及城市全球推广话题时,他很坚定地表示,“爱丁堡”就是这座城市的代名词,来自世界各地的“爱丁堡人”也在为这座城市代言。

  当然,更让罗斯欣慰的是,众多古老的城堡与创意的氛围给予爱丁堡人更多产生创新灵感的物理空间。罗斯市长向记者介绍,“在过去五年里,大约有3000家初创公司成立,相比爱丁堡50万人口,这是很高的比例。优质的教育以及劳动力资源,再加上研究和资金上的支持,爱丁堡成为伦敦以外仅有的几个拥有技术独角兽的城市之一,企业市值超过7亿英镑,加上海外投资者对初创企业投资的兴趣,国际业务增长潜力非常明显。”

  爱丁堡大学深圳籍博士生研究“友城交往”:古都新城从“过去”走向“未来”

  在爱丁堡大学苏格兰孔子学院采访院长费南山教授时,意外得知她正在指导一位来自深圳的博士生王子婴,研究方向是“深圳的对外交往”,其中把深圳与爱丁堡的交往作为全文关键案例之一,这引起了记者的浓厚兴趣。费南山教授当即说,你们可以跟我的学生好好聊聊。

  2岁随父母来到深圳,本科就读于深圳大学,硕士毕业于伦敦城市大学社会学系,利用在欧洲工作的机会,攻读博士师从爱丁堡大学费南山教授,王子婴提起自己的经历时告诉记者,如何让世界上更多的人通过深圳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这是他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王子婴说,他的导师费南山教授十分支持他的研究选题。费南山是个“中国通”,曾在复旦大学留学两年,她也很想了解深圳在对外交往过程中是如何吸纳国外经验并将其应用在自身发展中,同时通过理解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深入认识中国,希望他的研究能在这方面有所贡献。就这样,王子婴最终确定论文围绕“深圳自改革开放以来是如何通过对外交往来进行城市发展和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展开。

  深圳和爱丁堡,简称就是“深爱”,22年在深圳和2年在爱丁堡,让王子婴深爱两城,也自然对两地交往有着更深的感悟。

  王子婴说,爱丁堡是一座文化古都,代表的是底蕴,让人们从“过去”中沉着学习;深圳是人类文明史发展至今的奇迹,让人们自信地向往“未来”。但两城又有很多共通点,比如开放包容。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是中国的梦都,来了就是深圳人。爱丁堡的包容在于这座城市的友好,对世界文化多样性的欢迎,这种友好和欢迎源于城市的历史底蕴。也正是包容,让双城在海内外交到了好朋友,赢得了发展机遇。

  王子婴认为,两地在文化交流、科技创新方面合作前景广泛。一是加强两城高校间的合作,从突破学术研究到实现商业化发展;推动两地园区、孵化器和资本之间的直接对接,加大经贸往来力度。二是深圳艺术各界团队可广泛参加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边缘艺术节等节庆,打造“深圳周”艺术展演品牌,促进两地文化交流与融合;邀请爱丁堡各知名节日主办方每年也在深圳开设会场,通过这些活动向世界推介深圳,展现深圳魅力。

  “暂时离别是为了以后更长久的相伴”,王子婴说,期待早日学成归来,希望自己的研究能为推动深圳与爱丁堡友好交流作出应有贡献。

   小城大“爱”

  有一首歌叫《小城大爱》,歌名用在爱丁堡这座城市上倒还有些贴切。若从面积和人口指标考量,爱丁堡绝对是个小巧玲珑的古城;然而,创新的翅膀,让这座小城乘着高科技的东风,迸发出巨大的活力。一个大写的爱丁堡展示在世人面前,其发展潜能更不容小觑。

  城堡、尖塔、古典石柱、鹅卵石甬道……诉说着爱丁堡深厚的历史底蕴。街上行人并不太多,人口50多万,而适龄工作人群中超过六成都拥有本科以上学历。

  走在冬季的爱丁堡街头,冷雨大风说来就来,但这些都吹灭不了投资者、创业者到爱丁堡的热情。采访中,甚至还有人提出深圳企业海外发展的首选之一就是爱丁堡。究其原因,其世界领先的学术研究是当地经济巨大的推动力。爱丁堡拥有四所世界一流大学,其中包括“催生”出克隆羊多利的顶级名校爱丁堡大学。这些高等学院为这座城市培养高素质毕业生和创造各种专利的大学衍生企业,这使得爱丁堡成为研发和知识密集企业落户的首选。未来爱丁堡将成为“欧洲数据之都”,这也是有据可期的。

  从伦敦乘火车到爱丁堡,不过四小时的车程,但爱丁堡写字楼的租金价格大约为伦敦西区的三分之一,也低于曼彻斯特和伯明翰的甲级写字楼。爱丁堡还为企业提供一系列优质服务,包括各种大型展示与交流活动,爱丁堡曾多次组团来深圳参加高交会和文博会。

  一个城市的“容量”是有限的,但“能量”是无限的,科技和创新则是最大的催化剂。在这一点上,爱丁堡与深圳有异曲同工之处。爱丁堡1329年正式建市,算来已有六七百年历史,穿越千山万水与年轻的深圳结为友好交流城市,体现了两地的缘分。 近年来,两地的经贸往来日益频繁,合作的领域也从科技、经济等不断扩展到文化、教育、旅游甚至医疗等领域。

  合作的大幕已经拉开,更多精彩的双城记故事正在陆续上演,而两地的人们也必将从中得到更多的实惠……

(信息来源:深圳特区报,资料收集:秘书处)

领事保护和协助
鹏城礼仪小达人
深圳外事订阅号
深圳外办网站
深圳外办移动门户